朱南孙教授应用甘麦大枣汤经验※

作者:SCI医学论文发表 发表于:2012-07-18   点击:

张春玲  刘志杰

关键词:甘麦大枣汤;朱南孙;名医经验 

下面的文章是医学论文范文网整理并给分享出来的《朱南孙教授应用甘麦大枣汤经验※》,本站所展示文章均来自网络,本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仅供参考,请勿抄袭!!!

全国首批名老中医,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医院妇科大家朱南孙主任医师, 系“朱氏妇科”第三代传人。从医60余年, 诊圆机活, 医术精湛, 享有“三代一传人”之美称。对妇科疾病的治疗,经验丰富,疗效显著。尤对经方的应用,炉火纯青。笔者有幸随朱教授侍诊,兹将其应用甘麦大枣汤的经验总结如下。

甘麦大枣汤出自张仲景《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原文:“妇人脏躁,喜悲伤欲苦,象如神灵所作,数欠伸,甘麦大枣汤主之。”甘草三两,小麦一升,大枣十枚。上三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温分三服。亦补脾气。

古人云“治女子之病,当以经血为先。”朱教授认为甘麦大枣汤的方义恰与月经病的发生,主要与肝肾心脾有关并一致。肝为藏血之脏,与冲任血海有关。其性喜条达,主疏泄,主情志。月经的正常来潮,与肝气的条达疏畅、肝血的充足有密切的关系。肝血有余,下注血海,变化而为月经,又肝为冲任所系,肝气冲和则血脉流通。肝气郁结,冲任二脉疏泄失常,可致经乱,经来断续,先后无定。肝血虚少,血海不充,则经来量少,经候延期,甚至经行闭止。故调经肝为先,疏肝养血经自调。

脾主运化,升提气机,统摄血液。脾与胃相表里,胃受纳、腐熟水谷,其精微经脾之运化而化生气血。胃气主降,足阳明胃经下行与冲脉交会于气街,冲脉赖此得到充养,而致“太冲脉盛”,是“月事以时下”的一个重要条件,故曰“冲脉隶于阳明”。脾气主升,具有统血之功,使血液循脉道而行,并维持子宫、胞脉的正常功能。脾胃化生的气血,一方面充养肾精,另一方面又通过经络输注于子宫,作为月经的主要来源。故脾旺,经自调。

肾为先天之本,主藏精,寓元阳,主生殖。女子的天癸来源于肾气,肾气盛,天癸至,月经能按月如期来潮。又有“经病之由,其本在肾”之说;“经水全赖肾水施化,肾水既乏,则经水日以干枯。”(《医学正传》)。青春少女如肾气虚弱,癸水不足,则冲任失养,难以按月催动月汛,月经失调,周期紊乱。成年妇女如肾阴亏损,

 

※基金项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继续教育项目[No:410500001]

作者单位:山东省青岛市中心医院(青岛266042)

则月经量少、延期或闭经。可见,调经的关键在于滋阴益肾。

心主血,其充在血脉。《素问•评热病论》曰:“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得下通,故月事不来也。”指出心与胞脉的联系。胞脉为络于子宫的血脉,故属心所主。《仁斋直指方》云:“血藏于肝,流注子脏,而主其血者在心。上为乳汁,下为月水。”故调经妙在养心安神。

朱教授认为甘麦大枣汤虽然只有三味药,它却可以三位一体,三味合煎汤饮用,目标明确地发挥养心安神、补益脾肾、调畅肝气的作用,广泛用于妇科病。正如清•徐 彬曰:“小麦能和肝阴之客热,而养心液,且有消烦利溲止汗之功,故以为君;甘草泻心火而和胃,故以为臣;大枣调胃,而利其上壅之燥,故以为佐。盖病本于血,必为血主,肝之子也,心火泻而土气和,则胃气下达。肺脏润,肝气调,燥止而病自除也。补脾气者,火为土之母,心得所养,则火能生土也。”(《金匮要略论注》)

典型病例

董某,女,38,已婚。2010年6月30日初诊。月经稀发4年余,寐欠安,多梦,舌淡暗,脉弦细数,证属肾气不足,阴血耗损,治拟补肾益气,调补肝血。当归15g,白芍12g,女贞子12g,桑椹子12g,枸杞子12g,菟丝子12g,茯苓、茯神各12g,首乌藤20g,合欢皮12g,党参15g,炙黄芪15g。12帖。

2010年7月17日2诊:月水至今未转,晚有瘀下,脉弦迟,舌淡,苔薄黄腻,有行经预感,治宗原法。当归20g,白芍12g,川芎6g,熟地黄15g,枸杞子12g,菟丝子12g,川断12g,川牛膝12g,泽兰12g,益母草20g。14帖。

2010年7月31日3诊:7月17日至7月20日,阴道有少量咖啡样血,夜寐欠安。由于阴血不足,冲任失调,治以养血活血调经。当归30g,白芍12g,熟地黄15g,川芎6g,党参20g,丹参20g,炙黄芪20g,茯苓12g,茯神12g,首乌藤20g,合欢皮12g,淮小麦30g,炙甘草6g,大枣10g。14帖。

2010年9月18日4诊:月经量少,4d净,测HCG:阳性,无不适,但感神疲,尿频,脉细滑数,舌淡黄苔薄腻,略有齿印,有孕之象,治拟补肾益气养血聚胎。党参15g,炙黄芪15g,白术9g,白芍9g,菟丝子12g,桑寄生12g,桑螵蛸12g,川断12g,苎麻根20g,陈皮6g,谷芽9g,麦芽9g。

不少不孕症患者,因婚后多年未育,或自身年龄较大,或家庭环境及周围舆论压力,常用焦虑、忧虑之感,导致肝郁气滞,阴阳失衡,气血不调,脏腑经脉功能失常,给治疗带来不利影响。明代万全《广嗣纪要》“寡欲篇”云:“女子贵平心定意。”因此,临证治疗时,注重通畅患者的情志,常将甘麦大枣用于方中。正如清•顾松园:“此方以甘润之剂调补脾胃为主,以脾胃为生化气血之源也,血充则燥止,而病自除矣”。当烦热比较明显时,伴有口干舌燥,手脚心热,舌质红,舌苔薄少者,可以用生甘草,补虚的同时兼能清热;若以精神疲惫,乏力倦怠等表现为主,可选用炙甘草,着重于温补脾胃,益气和中。至于“小麦”,通常用小麦的成熟果实就行,而当阴虚夜间盗汗严重时,则可用小麦未成熟的干瘪果实“浮小麦”代替,益气除热之余还可以敛汗、止汗。亦可同用,效果更佳。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