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治疗慢性肾炎钩校※

作者:SCI医学论文发表 发表于:2013-02-28   点击:

郭会军1  杨建宇2,3*  李彦知2,3  白  桦4*

关键词:慢性肾炎;经方;中医药疗法;文献综述

doi:10.3969/j.issn.1672-2779.2011.18.104         文章编号:1672-2779(2011)-18-0160-03 

 

慢性肾小球肾炎(chronic glomerulonephritis,CGN)简称慢性肾炎,肾小球基本病变部位在系膜和毛细血管以及肾小球壁层上皮细胞[1]。发病机制主要与肾实质减少及健存肾小球血液动力学改变、肾小球通透性改变、进行性肾小球硬化、肾小管高代谢等因素有关[2]。是一组起病隐蔽、病程迁延、有多种病因、多种病理类型的免疫性肾小球疾病,尿常规检查有不同程度的蛋白尿和血尿;大多数患者出现程度不等的高血压和肾功能损害;后期出现贫血、视网膜病变、固缩肾和尿毒症。本病可有多种病理类型,如系膜增殖性肾炎、局灶节段硬化性肾炎、膜增殖性肾炎、膜性肾炎、增生硬化性肾小球肾炎等。病程中可因呼吸道感染等原因诱发急性发作,出现类似急性肾炎的表现,部分病例可有自动缓解期。国内有资料表明,在引起终末期肾衰的各种病因中,慢性肾炎占64.1%,居于首位。本病与中医学的“石水”相似,可归属于“水肿”“虚劳”“腰痛”“尿血”等范畴。本文从近代有关专家的认识、中医辨证论治、单方验方等方面予以归纳整理,报告如下。

1  病因病机

大多数学者认为其病机为本虚标实,以肺、脾、肾三脏虚损为本,湿热、水湿、疫毒、血瘀、痰瘀蕴结于肾为标,虚实夹杂,病程迁延,病势缠绵,渐至肾劳[3]。刘明[4]认为,慢性肾炎的发生与发展,都与正虚邪实有关,正虚为本,邪实为标,是一种虚实夹杂的病证。正虚主要表现在肺、脾、肾三脏之虚,而以脾肾亏虚最为常见。邪实是指诱发因素和病理产物,可分为湿、热、毒、瘀四种。慢性肾炎的发生与发展,又常因风邪外袭,湿浊内蕴,瘀血阻络,损伤肺脾肾三脏功能所致,这是因邪实而致虚。同时,根据水与血不可分割的关系,气虚推动无力而致血瘀。还有很

 

※基金项目:北京同仁堂中医大师孙光荣教授学术经验传承工作室项目

作者单位:1 河南中医学院一附院(郑州450000)

2 北京同仁堂中医院中医大师孙光荣教授学术经验传承工作室(北京100051)

3 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社(北京100031)

4 北京市延庆县中医医院(北京102100)

*通讯作者

多医家以实邪为患论:郑建功[5]提出,赵绍琴的“慢性肾炎非单纯虚论”,即热郁血分,湿阻不化,脉络瘀阻为本病基本病机,其属实非虚,多热多瘀为其病机特征。同时檀金川等[6]提出赵玉庸认为肾络瘀阻是贯穿慢性肾炎始终的基本病机,同时也是导致慢性肾炎发展和加重的根本病机。

2  分型论治

临床辨证分类以正虚为主,治疗多采用扶正与祛邪兼顾,标本同治[7]。中华中医药学会将本病辨证分型为“四本”:脾肾气虚证型、肺肾气虚证、脾肾阳虚证、肝肾阴虚证;“四标”:水湿、湿热、血瘀、湿浊[8]。脾肾两虚证以健脾益肾,化痰通络[9]利水化饮为主。肝肾阴虚宜滋养肝肾,养阴清热[10],同时还需疏肝、平肝(乙癸同源)[11]。脾肾不固应补益脾肾[12]益气固本。阴虚内热证以养阴清热、活血利水为主。虚热瘀滞证以滋肾清利湿热,活血化瘀[13]。在治法中一定要注意调和阴阳、标本兼顾[14]。王国三[15]遵循“治病必求其本”的原则,采用脏腑辨证分型理论,将该病分为脾肺气虚湿阻证、脾肾阳虚证、肝肾阴虚证、脾肾虚衰证。蔡宏宇[16]归纳本病分为肺脾肾气虚(基本方选补中益气汤,肾气虚明显者加用水陆二仙丹)、脾肾阳虚(方选右归饮合水陆二仙丹加减)、气阴两虚(常用六味地黄汤加味)、阴阳两虚(常用桂附地黄汤合龟鹿二仙胶)、阴虚火旺(以六味地黄汤为基本方加味)、肝阳上亢,肝肾阴虚(常用杞菊地黄汤加减)6型。杨宝成[17]把本病分成3型,以黄芪12g,白术、茯苓、山萸肉、山楂、芡实、五味子、女贞子各10g,山药15g,玉米须15~20g,乌梅炭3~5g(另包冲服)为基础方。脾虚湿困型基础方合参苓白术散、五苓散加减;脾肾阳虚型基础方合真武汤、五皮饮加减;肝肾阴虚型药用基础方合六味地黄汤或知柏地黄汤加龟板、牛膝、丹参、赤芍、女贞子、车前子等药。兼夹外感者选用蝉蜕、紫苏叶等;湿困者用苍术、槟榔、砂仁、薏苡仁等;湿热内蕴者选用石韦、泽泻、白茅根、大蓟根、车前草等;瘀滞者用牛膝、益母草等;固肾涩精选用金樱子、益智仁、煅龙骨、煅牡蛎、乌梅炭等;血压高者加夏枯草、珍珠母等;偏寒者加桂枝等。周仲瑛[18]据其临床表现,辨证分之为瘀热水结证,方选泻下通瘀合剂(自拟方,药用生大黄、芒硝、枳实、桃仁、猪苓、生地黄、麦冬、白茅根);瘀热血溢证(方取犀角地黄汤加减)、瘀热阴伤证(方取增液承气汤加减)、络热血瘀(方选升降散加减,药用生大黄、僵蚕、蝉蜕、姜黄)。

3  单方验方

常文治[19]用自拟温肾健脾汤:生黄芪30g,生白术15g,茯苓30g,薏苡仁30g,山药30g,仙茅15g,淫羊藿15g,菟丝子15g,金樱子2g,桂枝6g,当归20g,泽兰15g。治疗慢性肾炎50例,经3~6月的治疗,50例患者中,显效38例,有效7例,无效5例,有效率90%。赵法文方用脾肾康:黄芪、西洋参、熟地黄、山萸肉、覆盆子、五味子、白术、苍术、金樱子、何首乌、土茯苓、升麻、白茅根、鱼鳔胶粉冲服。疗效显着[20]。李振忠,武福增以黄芪补中汤配合五苓散加减,黄芪15g,桂枝9g,党参15g,苍术9g,白术12g,茯苓15g,猪苓12g,泽泻12g,陈皮12g,脾肾阳虚者给以实脾饮配合真武汤加减,附子10g(先煎),白术12g,茯苓15g,干姜5g,大腹皮12g,车前子30g(包煎),厚朴5g。总有效率95%[21]。毛振营,郑功泽,王晶运用乙癸膏方(滋水清肝饮加味)[22]。李崇义,李亚锋运用八味地黄汤加味制附片10g,先煎30min,肉桂5g(后下)、巴戟天10g,淫羊藿10g,熟地黄20g,山药15g,枣皮10g,茯苓15g,牡丹皮10g,泽泻10g,黄芪30g,总有效率83.3%[23]。黄金碧用柴胡葛根汤加滑石50g,木通10g,海金砂10g(布包),萹蓄10g,鲜马齿苋50g,鲜茅根30g。以清热解毒,除湿祛除膀胱湿热[24]。蔡中文运用金荠汤:金钱草30g,荠菜花30g,白茅根15g。总有效率87.1%[25]。李军用补中益气丸加减汤剂,处方组成:黄芪30g,党参15g,麸炒白术15g,炙甘草10g,陈皮10g,当归10g,升麻10g,柴胡10g,丹参15g,菟丝子15g[26]。朴志贤[27]对顽固性慢性肾小球肾炎蛋白尿的治疗,以清热解毒,利水消肿为法,采用自拟方(土茯苓、白茅根、大小蓟、蒲公英、紫花地丁、虎杖、白花蛇舌草、鱼腥草、蝉蜕、地龙、益母草、黄柏、栀子、甘草等)治疗,效果颇佳,经临床疗效统计分析,总有效率达85%。

4  中成药治疗

方美善等[28]用肾康片(主要成分黄芪、枸杞、淫羊藿、当归、川芎等)联合黄葵胶囊治疗35例CGN患者有效率91.43%。单信海等[29]用金水宝胶囊治疗53例CGN患者治疗有效率96.23%。王国盛、李双峰用肾炎康复片降低蛋白尿,增加血清白蛋白浓度,改善脂代谢[30]。杨秋伟用肾衰宁胶囊能促进代谢产物的排出[31]。朱亚瑾[32]用雷公藤多甙片治疗31例CGN患者有效率67.96%。朱开颜[33]治疗29例慢性肾小球肾炎蛋白尿患者口服黄葵胶囊有效率82.5%。

5  单味中药研究

南丽红[34]发现筋骨草提取物筋骨草总黄酮能有效降低系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蛋白尿、保护肾功能,其降脂作用优于雷公藤多苷,且无明显肝损害。万绍华等发现[35]胡枝子茎叶中所含总黄酮对肾功能有明显改善,可利尿、减少血中非蛋白氮的含量,使尿中肌酐和尿素氮排除量增加,同时具抗炎镇痛、明显抑制变态反应性炎症作用。陈志强[36]等发现防己科青风藤中提取的青藤碱明显减轻系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蛋白尿,改善蛋白质代谢,有促进肾小球病理改变恢复的作用。唐进荣[37]等对45例CGN患者使用银杏叶注射液,治疗后尿蛋白排出减少,肾功能得到改善。

6  其它疗法

薛红良等[38]运用穴注和口服中药治疗脾肾气虚型慢性肾炎蛋白尿42例。方法:将辨证为脾肾气虚型慢性肾炎蛋白尿患者随机分组,治疗组辨证取穴,以中药注射液穴注合口服中药汤剂治疗;对照组口服中药汤剂治疗。结果:治疗组在降低尿蛋白、提高临床疗效、降低NOS、CIV方面明显优于对照组。结论:辨证取穴以中药注射液穴注合口服中药汤剂治疗可显着提高慢性肾炎蛋白尿的疗效。赵金利等[39]运用肾囊内注射甲基强的松龙配合穴位注射川芎素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68例。方法:B超引导局麻下肾囊内注射甲基强的松龙每侧40mg,肾俞穴位分别注射川芎素100mg,每周2次,共5周,10次。结果:注射后与注射前相比,24h尿蛋白定量减少,肾功能改善(P<0.05),未发现合并症及副作用。结论:①肾囊内注射配合穴位注射为一种新的给药途径。②肾囊内注射甲基强的松龙配合穴位注射川芎素(阿魏酸钠)安全、简便,无副作用。③早期注射治疗疗效明显,可减少蛋白尿,改善肾功能。

7  结语   

中医学认为肺通调失职则津液代谢失常,水泛肌肤,金不生水,殃及封藏,而使蛋白尿、血尿加重。中焦脾气不足,脾失统血,尿血增多;脾阳虚,土不制水,则水湿不化,水津敷布失常,水湿停聚则见水肿。肾主骨,生髓藏精,为先天之本,生命活动之根,主五液以维持体内水液平衡。肾不藏精,精气下泄是导致蛋白尿、血尿的直接病机。总之,慢性肾小球肾炎的基本病机是阴虚,随病程进展,阴损及气及阳,出现肾气虚、肾阳虚,由于肝肾同源下焦,“乙癸同源”,大量精微外泄,肾病及肝,致肝肾阴虚。肾为先天之本,一身阴阳之根,脾为后天之本,肾阳气虚弱,必影响脾胃运化功能,因而出现脾肾阳虚。疾病后期,肾阳衰退,导致阴阳俱损。因此,慢性肾小球肾炎具有以肾虚为中心,相关脏腑及阴阳虚损复合证为主体的特点。

慢性肾炎是一个常见的难治性疾病,宜重视致虚之因的探索,处理好邪正盛衰、标本缓急的关系,并以“谨守病机,各司其属”的理论,指导临床实践,提高疗效。同时应保护和预防肾脏免受其它外来因素损害,如避免肾毒性药物使用,并且制定合理的饮食治疗方案[40]。应低盐,低蛋白饮食,避免摄入高磷食物并适量增加含钙食物[41]。以防止或延缓肾功能进行性恶化,最大限度地减少蛋白尿延缓肾衰竭的进展[42]

参考文献

[1] 康广水.中医辨证在原发性肾小球疾病中的应用[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8):86.

[2] 朱健南.自拟益肾化浊汤治疗慢性肾衰竭32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10):21.

[3] 徐鹏.慢性肾衰竭的中医病名之探讨[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 9(4):2-3.

[4] 丁宁.刘明教授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经验摭拾[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 2008,22(4):16-17.

[5] 郑建功.赵绍琴辨治慢性肾炎心法[J].浙江中医杂志,2008,43(4):187-189.

[6] 檀金川,段慧杰,白亚玲.赵玉庸教授运用通肾络法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的经验[J].陕西中医,2005,26(4):346-348.

[7] 中华中医药学会.慢性肾衰竭诊疗指南[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 2011,9(9):132-133.

[8] 中华中医药学会.慢性肾小球肾炎诊疗指南[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9):129-132.

[9] 刘士敬,史文丽,张弢.肝病顽疾从痰论治[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 2010,8(12):216-218.

[10] 梁一鸣.中医药辨证论治狼疮性肾炎的研究概况[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10):155-157.

[11] 张传珠.中医辨证治疗慢性肾盂肾炎34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11):154.

[12] 王飞鹏,赵现坤.略述过敏性紫癜性肾炎中医临床辨证施治[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13):135.

[13] 赵立昌.过敏性紫癜性肾炎辨治拾零[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 8(1): 75.

[14] 宋纯东.浅述王自敏教授治疗慢性肾衰竭8法[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9):34-35.

[15] 王洪林,张雪红,王国三.分型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经验[J].江西中医药, 2005,272(36):814.

[16] 蔡宏宇.中医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的临床辨证分析.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0,4(13):122.

[17] 杨宝成.慢性肾炎蛋白尿治验[J].山西中医,2007,23(1):34.

[18] 刘彩香,郭立中.周仲瑛教授从瘀热论治慢性肾炎经验.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08,32(9):98.

[19] 常文治.温肾健脾汤治疗慢性肾炎50例[J].河南中医学院学报,2007, 22(129):62.

[20] 李宏,赵法文.赵法文主任医师治疗慢性肾炎的经验总结[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11):21.

[21] 李振忠,武福增.中药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100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9):141-142.

[22] 毛振营,郑功泽,王晶.乙癸膏方联合替比夫定治疗乙肝病毒相关性肾炎70例疗效观察[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7):24-25.

[23] 李崇义,李亚锋.慢性肾炎120例诊治体会[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7):167.

[24] 黄金碧.柴胡葛根汤治外感发热症的临床体会[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1):33-34.

[25] 蔡中文.金荠汤治疗慢性肾炎31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 8(12):32.

[26] 李军.中西医结合治疗原发性肾病综合征30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02):83.

[27] 付艳艳,刘奇峰,朴志贤.慢性肾小球肾炎蛋白尿治验举隅[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07,23(1):42.

[28] 金艳.肾康片联合黄葵胶囊治疗慢性肾炎35例[J].中国中医药科技, 2010,17(1):157.

[29] 单信海,张天明,高晓东.金水宝胶囊对慢性肾小球肾炎的疗效观察[J].社区医学杂志,2009,7(17):23.

[30] 王国盛,李双峰.肾炎康复片治疗肾病综合征35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9):146.

[31] 杨秋伟.2型糖尿病患者合并慢性肾功能不全的系统治疗[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11):107.

[32] 朱亚瑾.雷公藤多甙片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的疗效观[J].海峡药学,2010, 22(7):157.

[33] 朱开颜,毕春艳.黄葵胶囊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蛋白尿的疗效观察[J].中国实用医药,2010,5(17):122.

[34] 张健生,百令胶囊对慢性肾炎蛋白尿治疗作用[J].社区医学杂志,2009,4 (22):30.

[35] 南丽红,彭卫华,方泰惠,等.筋骨草总黄酮治疗系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大鼠的实验研究[J].中国中医急症,2009,18(11):1849-1855.

[36] 万绍华,夏新中,陈小平.细梗胡枝子对大鼠系膜增生性肾炎作用的实验研究[J].长江大学学报,2010,9(3):7.

[37] 唐进荣,罗玲.银杏叶注射液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45例[J].中国药业,2008,17(1):57.

[38] 薛红良,卞晓芳,孙正伟.穴注和口服中药治疗慢性肾炎蛋白尿42例临床研究[J].江苏中医药, 2008,40(11):84.

[39] 赵金利,孙文武.肾囊注射配合穴位注射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疗效观察[J].吉林中医药, 2008,28(7):489.

[40] 谷立伟.中药治疗慢性肾衰竭60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 9(2):53-54.

[41] 姚旭英,刘益颖,史耀勋,等.中药结肠透析治疗慢性肾衰竭及护理[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9):139-140.

[42] 徐进.隐匿性肾小球肾炎62例临床病理分析及预后[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0,8(3):184.

(本文校对:裴蓓  收稿日期:2011-07-18)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