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汤森路透副总怎么说影响因子——意得辑专家视点

作者:SCI医学论文发表 发表于:2015-10-11   点击:

今天我想分享国际管理与技术编辑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managing and technical editors,ISMTE)所撰写的关于影响因子的文章,通过与汤森路透编辑发展和出版商关系部门的副总裁 James Testa 的谈话,取得许多影响因子运作的信息,由于文章非常的长,所以节录了对大家来说比较有意思的信息,有兴趣阅读全文的人,请登录《意得辑专家视点》。

大家都知道影响因子的基本背景,它是计算期刊在特定的两年期间内发表的文章所收到的平均引用数,因此当年发表的会是上一个年度的影响因子,期刊影响因子现归汤森路透所有,一般在六月份公布最新的IF。

对于期刊编辑来说,期刊影响因子可以展现自己的工作质量;而对出版商来说,期刊影响因子可以量化旗下各期刊的表现;对科研作者来说,能发表论文在高影响因子的期刊可以帮助自己的科研职涯。

期刊如何取得影响因子?

期刊要取得影响因子,首先要先被收录在 Web of Science 的 3 个索引之一:

科学引文索引扩展版(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TM,SCIE)

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SSCI)

艺术与人文科学引文索引(Arts& Humanities Citation Index®,A&HCI)

以上 3 个索引都使用相同的收录标准:引用率,及时性,国际重要性,英语文本等,优先收录发表原创研究和文献综述的同行评审期刊。

在审核标准中最重要是时效性,期刊应根据订定时程出版期刊,比如月刊是否确实每个月定期出版。另一个主要条件是引用潜力,汤森路透编辑必须衡量期刊的内容是否会被引在适当的水平,并分析该期刊与已收录的同领域期刊的关系。

整个评估包括期刊的出版标准审查(时效性、访问的内容、英语语言、同行评审)、编辑内容(创新内容、竞争对手比较)、国际化程度(作者、编辑、编辑委员会需有国际化组成)、引用分析。根据 Testa 所言,知名的单位支持确实能影响期刊的审查,但期刊必须符合上述的收录条件,任何游说行为将不利于申请。

汤森路透的编辑每年大约收到 3,000 家期刊的申请,在 2012 年,其中约有 10% 至 12% 经过评估期刊被接受收录在 Web of Scienc 中。

影响因子的使用和滥用

Testa 指出一个常见的影响因子的误用,包括研究机构和大学在内,人们有时把影响因子用来评价作者或文章,虽然事实上作者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对期刊的影响因子有任何影响。

在一些欧洲国家,学术职业生涯取决于以影响因子为基础的评价指标。在捷克,要成为教授的条件包括发表论文在有影响因子且排名顶尖的期刊上(根据 期刊的影响因子计算点数),然后是同行评审过但“无影响”的文章、书籍章节、国内的同行评审期刊、会议摘要等,在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大学,各校的规定各有不 同,但多半要求 10 到 15 篇有影响因子以及特定引用数的文章。

作者会操作影响因子,在基金报告中使用累积的影响因子,这些作者不过把某个基金项目中所有文章的影响因子加总起来,然后得到一个好看的影响因子,比如 75 之类的。有些欧洲科学家甚至会在自己的履历上呈现累积的影响因子。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期刊编辑,编辑们为了追逐影响因子而做出不端行为来膨胀期刊影响因子。例如,他们会要求作者引用期刊发表的论文时才接受发 表,这样是大家所称的强制引用(coercive citation)或过度自引(excessive self-citation)。Testa 指出,另一个被汤森路透称之为“citation cartel”的滥用行为,是指同属一个领域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期刊互相同意增加引用彼此的文章。汤森路透很清楚这些“手法”,当他们发现任何期刊使用这 些手法,很可能会打压期刊的影响因子,一般来说为时两年,汤森路透过去曾经会把期刊从 Web of Science 中剔除,但已决定停止这项惩处,现在他们让出版商知道原因,然后打压期刊的影响因子。出版商可以提出抗议,然而实际上,当汤森路透开始行动打压影响因子 时,代表汤森路透编辑已经花了很多时间检查数据,他们从来没有收回类似的决定。

  给科研作者的建议

作者在看待影响因子时应该要有这样的概念:“我们必须要知道,期刊有好的影响因子,是因为编辑和审稿人的细致的工作,挑选和改善好文章,带来了好科学,而不是反向操作,也就是说, 一篇文章是好的并不是因为它被接受发表在高影响因子期刊上” 。

  给期刊编辑的建议

编辑在期刊还没有影响因子前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教育作者发表更多的创新研究在期刊上,让期刊对作者更有吸引力。世界各地的期刊,即非洲、南美 以及来自亚洲国家的期刊,应该申请加入适当的索引。需要更多多样化的期刊,比如一些特殊的领域如民族学、语言学、结构和历史等,套用 Zetterström 的话:科研工作必须要传播到世界各地,保存科学进步的多样性。

科技改变了学术出版,也影响了影响因子

  Online-Early Articles

现在许多期刊都会事先在线发表论文,之后才发表在有期号卷号的期刊上。论文一旦在线发表后即可被引用,但如果论文 online 的年度跟之后见刊(不管在线或印刷,有卷号的为准)的年度不同该怎么办?这如何影响影响因子的计算?

James Testa 解释说,汤森路透偏好简单的情况,也就是文章在同一年 online-early 发表跟见刊,不过,当情况不允许时,汤森路透采集影响因子的方式是引用日期,假设论文 X 在 2013 年 12 月 online,2014 年 1 月刊登,论文 Y 在 2013 年在参考文献中引用了 online 版本,汤森路透会视引用发生在 2013 年,如果论文 Y 是引用 2014 年 1 月号的期刊,那么这个引用就会算在 2014 年。

  仅有在线出版的期刊

不久前,“期刊”都还是只印刷在纸本上的文章,不过现在不一定是这么回事了。根据汤森路透网站提供的资料显示,没有实质印刷版本的期刊也可以有影响因子。

  社交媒体

2007年,Chew 等人询问了几位在著名医学期刊工作的编辑如何改进期刊的影响因子。其中一个答案是提高期刊的媒体形象。Testa 透露,当文章发表时,他并没有想到社交媒体,相反他认为该发送邮件通知同事。现在,通过 各种社交媒体,文章曝光量暴增,真的能影响期刊影响因子。让越多研究人员知 道你在期刊上发表的文章,就可能收到更多的引用。然而,汤森路透看的是社交媒体已经成为常态,许多期刊也都这样做,如同 Testa 指出的“水涨船高”,随着引用次数速度上升,影响因子也随之提高。然而, Jamali 等人认为社交媒体的信息和“赞”的数量仅仅是人气的指标,而不是信誉和科学工作的质量。

  • 暂无相关日志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