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性期刊黑名单即将霸气上线,再不怕被黑刊坑了

作者:SCI医学论文发表 发表于:2017-06-03   点击:

 

作者:子非鱼

转自:解螺旋·临床医生科研成长平台

 

 

 

4月20日闹得沸沸扬扬的107篇医学论文被Tumor Biology撤稿事件,其余波至今未歇。在批评论文作者和惹事的第三方中介外,新出现了另一种声音:“该杂志就是一份被国际学术界普遍谴责‘掠夺性期刊’”。

 

众所周知,掠夺性期刊作为期刊杂志界的一股泥石流,不断的侵袭本该严谨庄严的学术研究。它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赚取作者的经费,因而对文章内容的质量并不真正重视,往往会缺乏严格的审查流程,有时会劫持有影响力的知名期刊来迷惑作者。

 

 

而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江晓原认为,Tumor Biology除了未经学者同意擅自将其列入编委会(名不副实的同行评议),且每期都会发表大量论文,并收取高额“版面费”(1500美元/篇),但其审稿过程却又极其敷衍,显然就是一份掠夺性期刊的惯用“套路”,因而江教授急切呼吁建立国际掠夺性期刊黑名单。

 

 

Beall掠夺性期刊黑名单突遭封杀

 

诚然,近年来完全以营利为目的“掠夺性期刊”问题越来越严重,也引起了学术界的普遍担忧。因而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UCD)的图书管理员Jeffrey Beall的有关“掠夺性”期刊黑名单的博文自2011年一经发布就引起了广大学者的关注与热议。

 

其实,自2008年起,Beall就开始对“潜在、可疑或非常可疑”的掠夺性出版商或期刊进行跟踪并逐一登记。这份名单从最初的18个出版商起,截至2016年已收录了923个出版商和882个独立期刊,并扒出了101个假冒网站。可以说,Beall是当之无愧的学术打假先锋。

 

然而,这个神秘而又备受争议的掠夺性出版商名单于今年1月初突然关闭,显示出“Not Found”界面。而截至目前为止,官方尚未对黑名单的突然蒸发事件作出回应,Beall本人也并未对此事及其背后原因发表任何评论。

 

 

犹他大学图书馆副院长Rick Anderson推测,这份清单被删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法律问题。毕竟,这份黑名单引起了不少出版商的不满,有些出版商甚至要扬言起诉他。

 

另外,2015年Beall将顶尖杂志出版商Frontier(德国斯图加特的Holtzbrinck集团拥有Frontier和Nature的母公司Springer Nature的部分所有权)添加至该黑名单中也的确在学术界引起了纷争,因此也有人认为Beall的期刊评判标准缺乏透明度。

 

但是,总体来说,Beall黑名单确实替掠夺性期刊带上“紧箍咒”。因而,Beall的这份清单并没有完全消失,自从它在博客上消失开始,该清单的缓存副本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

 

 

后继者:Cabell黑名单即将登场

 

正所谓一个黑名单倒下了,总有另一个黑名单站起来。德克萨斯州博蒙特的一家学术服务机构Cabell表示,在今年6月15日它将推出自己的掠夺性期刊黑名单,但是这个版本只提供给付费用户。而且该公司已于5月31日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学术出版社年会上对这项工作进行了汇报。

 

项目负责人Kathleen Berryman表示,除了建立黑名单,Cabell在1月份还发布了一份值得信赖的期刊“白名单”,其中包含约有800家机构;而类似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等网站也会提供其他的白名单。截至5月26日,Cabell公司的黑名单中已包含了约3,900份期刊,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黑名单将会作为附件提供给本公司白名单的订阅者。

 

Cabell已于2015年聘请了Beall作为非正式顾问,如果Beall的清单上的一些期刊满足自己的标准,这些期刊也将被列入Cabell的黑名单中。而且为了弥补Beall清单上不客观性,Cabell公司的相关团队会以在线搜索或联系作者和期刊的方式,通过65个评判标准(每季度审查一次),比如虚假编辑、剽窃的文章和不明确的同行评审政策等,来检查期刊是否应该在其黑名单上,并为发现的每个可疑期刊进行积分。

 

另外,Berryman也指出Cabell黑名单中并不包含Beall列出的一些出版商和杂志期刊,同时也会增加了一些新的期刊,包括一些不能开放获取的期刊。目前,Cabell拒绝提供其名单与Beall的黑名单之间差异的详细信息,但表示将明确列出某杂志被列入表中的所有原因。 Berryman希望这对诽谤诉讼起到限制作用,而出版商或期刊也可以联系Cabell,以了解它们是否“榜上有名”,且每年都有一次机会对其状态提出上诉。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研究机构或人员在名单发布后进行登录浏览,因而这份名单的定价将因机构而异。Cabell原本计划将免费提供这个黑名单,但最终采取付费方式,是为了弥补创建该名单所消耗的成本。而且Cabell公司并不担心会有竞争对手出现,因为任何想要制作自己的期刊列表的单位或人员都会很快意识到这个工作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黑名单VS白名单

 

近年来随着论文发表数量的大幅增加,以及采用开放获取(OA)出版模式期刊的发展,掠夺性期刊有愈演愈烈之势。因而Cabell发言人再次强调整理出一份监管具有不良商业行为的期刊杂志黑名单是非常有价值的。

 

赫尔辛基阿尔托大学的经济学家Natalia Zinovyeva正在研究Beall曾经追踪过的一些期刊的编辑过程,也认为Cabell黑名单对于没有广泛专业知识的基金申请委员会而言,是很有价值的,因为在帮助评估研究员简历方面上,它可是一个有用工具。Beall本人也表示,黑名单对于正准备发表论文的作者而言,仍然是一个节省时间的工具。但对Cabell公司而言,它面临最困难的任务之一可能就是管理其上诉流程。

 

然而,仍有一些研究人员认为黑名单没有那么重要,比如澳大利亚珀斯科廷大学的研究者Cameron Neylon表示,整理这些黑名单往往需要进行大量的工作和花费大量的时间,而且总是会漏掉一些期刊。因此,Neylon认为研究人员应该集中精力来创建一个值得信赖期刊白名单,同时也应对研究者进行评判期刊质量的相应培训。

 

潜在掠夺性期刊的明显特征

 

参考文献:

1.Pay-to-view blacklist of predatory journals set to launch

2.controversial website that lists predatory publishers shuts down

 

  • 暂无相关日志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